服务热线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产业经济 » 正文

路上,他们风雨兼程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3-01-02  浏览次数:5339
产业经济讯:上海蚂蚁搬场物流(总)公司,成立于1998年,是成立较早的上海搬场物流之一。是专门从事搬场、运输、服务业的民营企业。业务范围既可从事各类复杂的起重吊装、搬运、空调设备维修保养,还可从事众多学校、工厂、机关等企事业单位及住宅小区的全方位物业管理配套服务。公司规模不断发展壮大,目前拥有各种车辆八十多部,各种技工员工二百多人,是上海市规模较大的搬场物流。 蚂蚁搬场物流秉持“顾客至上”的经营理念,以服务客户为己任,追求安全、高效、及时、认真的服务宗旨,并探索出一套严格的管理制度和高效、合理的搬家运作程序
蚂蚁搬场总公-司网站www.mayibanjia168.com   曾获沙运司装备治理、安全治理"双优"单元、沙运司红旗装备单元 运输公-司沙运司搬场车队穿梭沙漠腹地。    炎热.沙漠.急行军   具有109辆运输车、驻扎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塔中基地的运输公-司沙漠运输公-司油田运输大队,次要担当塔中地域的原油运输、筑路工程运输、生活消费用水拉运、井队惯例搬场等义务。每年4月到7月,是塔中沙漠腹地的风季,昏黄的空中洋溢着沙尘,沙尘暴说来就来。但是,这个时节也是沙漠油气勘探开拓最忙碌的时节。   6月9日,油田运输大队51岁的尹斌6时起床,匆仓促吃了一块馕,啃了泰半根黄瓜,7时就已驾车到淡化水站装水,赶往40公里外的塔中101-1井送锅炉用水。10时,尹徒弟已行驶在塔中公路上,赶往220公里外的且末县装生活用水,在20时前前往塔中基地卸水。   尹徒弟通-知记者,他已在塔中干了8年。虽说沙运司规则每年能够休假2个月,但8年来他的休假加在一同也就1个多月,有时一两年才出沙漠一次。说起不休假的缘由,尹徒弟憨憨地笑了:"一是本人太爱车,2008年接新车后,不期望本人的车让他人开;二是本人家里没什么事,队里的活也多。"   谈起沙漠里的沙尘暴,尹徒弟心惊肉跳。去年7月的一天,尹徒弟到且末县拉水前往,18时碰上隐天蔽日的沙尘暴,转眼间车辆就被沙尘解围,两米之内看不清路。急泊车后,沙尘一点点钻进车里,身上落了一层沙土。   这几天正是沙尘天气,太阳不那么扎眼,半夜的气温却让人炎热难耐。12时,油田运输大队25岁的青年驾驶员揭进已在塔中317料场卸车,往60多公里外的筑路现场送了两次砂石料。   揭进是技校结业生,已义务3年。一进驾驶室,记者有种喘不上气的觉得。"在沙漠运转的车辆因风沙大,空调特地轻易保护。"揭进说起来轻描淡写。这两天半夜,沙漠气温35摄氏度以上,因空调无法运用,车内温度已到40摄氏度,好像蒸桑拿普通。   通往沙漠筑路现场的简易路很平稳。记者极力捉住前面的扶手,有时依然被颠得头撞车顶。揭进通-知记者,往年油田加大油气消费力度,沙漠筑路工期紧,最近八-九天,他和队友都是5时起床,22时才出工   风沙、烈日、枯燥  在如此环境下,正是这些继续和发扬拖不垮、打不烂石油运输野-战军肉体的运输人,颠末大名鼎鼎的贡献和付出,包管了塔里木油田沙漠石油勘探开拓的平稳停止。   采访手记   记者固然有过深化沙漠采访的阅历,但像这次次要采访一线驾驶员还是第一次。51岁的尹徒弟和25岁的揭进,他们的故事很往常,却震动着记者的神经。   十几年前在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驾车奔驰的老一代驾驶员,大多已到了退休春秋,在岗的所剩无几。80后年老人,带着猎奇与幻想,成为新一代的沙漠车驾驶员。沙漠腹地的艰辛和孤单,是家喻户晓的,也是凡人不可思议的。在被人们称为"出生之海"的卑劣环境中,他们奔驰沙海,辛劳义务,挥洒汗水,成绩石油运输事业,为沙漠油气勘探开拓提供无力的运输后勤包管。   颠末对新老沙漠车驾驶员的采访,记者感遭到了两代石油运输人所共有的敬业肉体,以及石油运输人那种享乐刻苦、坚忍不拔的"大漠铁驼"肉体。   冀东油田志达公-司船埠与海上运输治理核-心   57人,租用船舶13艘,均匀春秋43岁   曾获冀东油田"保守班组" 交通艇离泊返航。     风波.大海.引航员   碧海茫茫,波澜滚滚,海风冷冰冰地打在脸上。   6月13日6时,冀东油田南堡4号野生岛船埠治理担任人赵春江像昔日一样驱车离开桥头。他顺着船埠扶梯往下走,蹲在最底层的平台上,聚精会神地盯着拍打在桥墩上的涌浪。   "明天能够发船!"赵春江兴奋地对记者说。这是他基于多年对大海的脾性及涌浪、潮夕、风向、风力对船埠作业影响的法则性掌握的根底上,做出的判定。他天天6时30分前将海况消-息上报给船埠治理核-心,以便核-心现场布置在7时前向各涉海单元公布船舶航运消-息,布置船舶作业义务。   "这里是最前沿的海况察看哨,每次至多需察看10个以上波浪的波峰波谷。"赵春江说,"4号野生岛位于蛤坨岛浅滩上,船埠四周水深5米至7米。再往南延长几百米就是自然海槽,水深二三十米。面向深槽,背靠浅滩,决议着这里的海况环境变革无常。"   上岛之初的一天,赵春江到扶梯平台上丈量浪高。忽然,一个涌浪劈来,他猝不及防,衣服全被打湿,工鞋灌满水。事先有3艘滚装船和2艘交通艇需求靠泊,不工夫回驻地改换,他衣着湿漉漉的衣服和鞋子指挥接船。这样的事时有发作,湿衣服贴在身上工夫长,招致身体受寒,一遇阴雨天赵春江后背总有一种隐隐的阵痛。   冀东油田志达公-司船埠治理核-心治理着4个野生岛船埠,片面担任驻岛职员物资运输、野生岛和海上导管架平台消费保运、海上原油拉运,以及应急保护义务,租用滚装船、交通艇、义务船、油轮、保护船共13艘。   船埠系缆工、钢引桥工原先都是司机。为了建立古代化大油田,他们自动转岗,重新学起,从零起步。颠末多年锻炼,他们曾经过陆上"旱鸭子"酿成为了海上"蛟龙",成为冀东油田海上交通运输的保护者、引航人。   船埠紫外线特地激烈,每团体都被晒得乌黑;不管天气多热,必需穿着整洁义务服和救生衣上岗,天天倒出的汗水一身又一身;海边潮气重,即便大夏天也必需烤电褥子;遇有微风大浪和大雾,海事局禁航,继续封航工夫最长达半个多月,用饭喝水严厉限量   滩海勘探开拓已成为冀东油田增储上产的主战场。依照布置,冀西北堡油田往年原油产量将打破100万吨。   采访手记   这些船埠作业工保持舒服的小车不开,转岗到作业环境艰辛、义务范畴完整生疏的野生岛船埠,由海洋"旱鸭子"锻炼成为海上"蛟龙",此间吃的苦、受的累、担的责、做出的捐躯,个中味道凡人不可思议。他们是茫茫大海的护航人,包管了冀东油田海上交通运输安全环保高效,可敬可叹!   吉林油田新民采油厂特车队   54人,37辆车,均匀春秋44岁   曾获吉林油田公-司装备治理保守站队、吉林油田公-司六好站队 牵引车司机王存平运油管出井场。    泥泞.油区.特种兵   6月18日,一场大雨刚刚下过,通往吉林油田新民采油厂92号井组的乡间路途变得泥泞不胜。低洼处深水沟很多,一不当心半个车轱辘城市陷进去。   新民采油厂作业四队410班班长陈伟华和部下的弟兄们有些心急。他们刚修完一口井,装备、板房"搬场"遭到天气影响,转战抢修下一口井成为了困难。待修的不普通井一旦积存,全厂产量就会吃紧。   搬场,在采油厂是特车队的专利。当天早晨,特车队队长邹雪冰暂时决议:班前会撤消,板车、吊车、胶轮车等局部进入一级战备形态,火速驰援,扫清路障,抢运装备   不到8时,胶轮车司机曹兆志奉命赶到35-2井现场,帮410班的弟兄们"突围"。他和吊车司机张润夫把板房成功吊装上车后,火速赶往410班下一个施工点。沿途四处是积水,胶轮车的轮毂很快被溅成为了"大花脸"。一个深沟让车轱辘陷了进去,曹兆志加大马力,伴着发起机的轰鸣声,车轮一跃而起。胶轮车"突突突"继续向前驶去   9时,92号井组旁,牵引车司机王存平正把"管架子"从井场拉进去。随着牵引车发起前行,轮胎像敷了面膜似的越来越"厚实",不时有大片泥巴从轮胎上摔打到空中。这位58岁的老徒弟,最多一天出动车辆11台次,搬4次家。"人手少,老徒弟也当小伙子使呀。"说起来,队长邹雪冰一脸惭愧。王徒弟驾驶的车退役工夫长,减震成效欠好,一天上去人跟散了架似的。   特车队就是救火队,不管什么特别状况,他们总能"转危为安",绝不耽搁消费。6月11日22时,新民地域下起大雨,特车班班长王宾驾驶的吊车坏在半路上。3名司机和2名修缮工闻讯从郊区开着私人车匆仓促赶到,就地"会诊"。支起的车灯照亮了荒郊野外,修缮工邹文涛和邹立涛 "主刀",不断抢修到次日2时,总算扫除毛病,包管了6时普通出车。   特车队车种多,义务冗杂,采油厂抢修路途、吊装拉运装备、油井低温清蜡等都离不开这支步队。就在记者采访当日下午,在采油一队低高地带的"垫道"雄师中,记者又看到了这支"特种兵团"的身影   采访手记   采访当天,当我们离开井场时,一场大雨刚过,路途非常泥泞,采访车基本开不进去。记者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进井场,端起相机,对着一辆异样"行动踉跄"的拉油管的板车拍起来。司机向我鸣笛的霎时,我低头看见了他的浅笑;不远处,一辆胶轮车堕入泥坑,正加大马力往上冲  想想他们冒着低温严冬、风雨无阻地包管火线消费,一股敬意情不自禁。   运输公-司北京分公-司通州配送核-心   恬静乡村,他们大名鼎鼎。   正是他们的具有,让车轮顺畅运转,让生活次序井然。   李甲生和韩志明在车上吃午餐。  拥堵.乡村.送油人   关于这座乡村的景点地位他们能够其实不熟习,但关于这座乡村中每座中国石油加油站,他们闭着眼都能摸到。作为油品"搬运工",他们用蚂蚁搬场的方法包管各地动力供给。6月13日,记者走进运输公-司北京分公-司。   6月的北京,5时天已大亮。运输公-司北京分公-司通州配送核-心大院里,30多辆罐车停放得整洁划一。53岁的李甲生领完明天的配送单,拿起抹布仔细擦拭起本人的"战车"。"把它服侍好了,它才干对你好。"这是李徒弟与这位"老店员"相处4年的心得。   "如今开端义务。"6时10分,治理职员"三交代"后,公布动身。话音刚落,30多人疾速跑向各自的罐车。   由于不押运证,记者只好跳上另一辆车紧跟在李徒弟前面。李徒弟的义务是去通州晟德油库装油,送到向阳区东坝乡康班师加油站,然后去顺义油库装油送往马驹桥的加油站。没想到第一站就碰到了"小插曲"。   康班师加油站的油罐里剩下一局部京IV油,配送来的京Ⅴ油无法接卸。"每到油品换号时总会呈现这样那样的连接题目,很普通。"李徒弟说。颠末现场布置,这车油转送到南五环的飞达加油站。   李徒弟的油罐车沉没在稠密的五环路车流中,40多公里路用了1个小时。   在飞达加油站经理的见证下,李徒弟将输油管接上,计量员拿出一只铁壶导出局部油样,停止丈量,肯定油温顺密度都不题目后才开端开闸卸油。   "一分钟差未几卸一吨,大约到这个地位了。"10分钟后,李徒弟敲了敲罐身,指着两头偏下的地位说。   布置核-心时辰颠末GPS零碎监测李徒弟油罐车的地位。为了优化里程,布置核-心让李徒弟第二趟义务仍回晟德油库装油,送往大兴区的魏半路加油站。   抵达晟德油库时曾经11时30分,天气暗淡。李徒弟低头看了看天,对我们说:"你们先回车队用饭,我在这里排队装油。一会儿打雷的话,就装不可为了。"   "托你们的福,半夜能吃上顿像样饭,往常就泡个面。"装完油,李徒弟看到我们打包带回的饭菜感谢地说。   不到5分钟,李徒弟匆仓促吃完午饭,发起了车子,第三次驶上五环路。配送完毕前往的路高低起大雨,李徒弟回到配送核-心已近18时。李徒弟跳下车子,拿出东西看看轮毂,敲敲轮胎,肯定车辆不题目后,终究松了一口吻。   "喂,妈,我回来了,您担忧吧  "李徒弟回到宿舍,没顾上洗把脸就拿脱手机打了明天的第一个德律风。   采访手记   "送油日当午,奔走最怕堵。谁知车加油,滴滴皆辛劳。"有人用这首打油诗描述油品配送员的辛劳。他们的义务很忙碌,"天天至多两趟活儿,半夜普通泡面凑合"。他们的家人很担忧,"家里姐弟4人,有3个干油品运输"。他们很满意,"每月工资定时打进卡里,有吃有住,还求什么?"他们的期望很复杂,"平安全安干到老就行"。这是伟大,也是巨大。   问卷考察   ◇离家最远的一次义务手段地?   巴基斯坦   --运输公-司塔运司搬场运输大队阿迪力江   新加坡   --大连海运辽油121 水手武伟   汶川地动中到四川广元救灾   --运输公-司塔运司搬场运输大队王爱德   ◇外出义务,孤单时用什么方法排解?   喃喃自语,在戈壁滩上大吼几声   --运输公-司塔运司搬场运输大队吾买江.
 
关键词: zzykeyword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